來源 隴東報 楊銳

在以南梁為中心的陜甘邊革命根據地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陜甘革命根據地,作為土地革命戰爭后期全國“碩果僅存”的完整革命根據地,與注重保密工作密不可分。以劉志丹、謝子長、習仲勛等為代表的共產黨人在敵人嚴密的封鎖與包圍中嚴格執行黨的保密紀律,緊密依靠群眾作為黨的保密屏障,開展了艱苦卓絕的斗爭,從而保留了珍貴的革命火種??梢哉f,南梁軍民革命斗爭史,也是軍民紅色保密史。

南梁革命根據地在成立之初,就十分注重隱蔽,劉志丹通過深入走訪調研,最終在黃土高原的千溝萬壑中選中了南梁這塊山大溝深、交通不便、森林茂密的地帶,并且南梁處于“三不管”地帶,是敵人活動的一個真空環節,為根據地休養生息、不斷壯大隊伍力量提供了便利條件。確立創建南梁根據地的包家寨會議選址同樣隱蔽,1933年11月3日,按照劉志丹的建議,為確保與會同志安全,中共陜甘邊區特委和紅軍臨時總指揮部的聯合會議特選址在地勢較高、人煙稀少的合水縣張舉塬村包家寨召開,與會人員分批到達會議現場,會前在周圍設立隱蔽崗哨,以防發生意外。

南梁革命根據地能夠在國民黨的嚴密封鎖和三次瘋狂“圍剿”下存活,發展成為全國唯一留存的革命根據地,同樣和緊密依靠當地群眾嚴守紅軍和政府機關的秘密密不可分。翻開《中國共產黨華池縣歷史》這本書,人民群眾為紅軍保守秘密的故事俯拾皆是。其中,最膾炙人口的,當屬“閻洼子四十二烈士”的英勇故事。

1934年5月9日,甘肅警備第二旅仇良民部一個團和隴東民團譚世麟部共計1000余人竄入南梁中心區,對紅軍進行分兵“清剿”。為保護紅軍的物資和秘密,紅軍戰士、游擊隊員和進步群眾共42人慘遭敵人殺害,表現出了視死如歸、寧死不屈的革命氣節和大義凜然的英雄氣概,書寫了千秋傳誦的英雄史詩。

今天,我們處于高速發展的信息時代,各國綜合國力角逐不斷加劇,圍繞信息資源的控制和斗爭日漸激烈,竊密與反竊密斗爭復雜,現代戰爭已由硝煙彌漫的戰場逐漸過渡滲透到經濟、政治、科教文化等各個領域。政府部門位于國家保密工作前線,保密工作是各單位各部門辦公室文秘工作的重要內容,也是辦公室的重要管理職能之一,對于涉外部門來說,保密工作尤為重要。但與此相反的是,當代社會干部群眾的保密意識卻不夠,特別是廣大公務人員對保密工作的認識不到位,認為和平年代里無密可保,因此常常無視保密制度,或不分場合隨意談論工作機密,或在外出差時將涉及國家安全的秘密泄露出去,或攜帶機密文件出入公共場合、走親訪友,以致造成泄露或遺失機密的嚴重后果,使黨和國家蒙受重大損失。

所以,通過重溫我黨的保密工作史和南梁革命斗爭史,緬懷革命先烈,繼承和發揚黨的保密工作優良傳統,弘揚南梁精神,把本職工作和群眾路線緊密結合,牢記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在今天顯得格外有必要。我們要不忘初心,砥礪前行,繼承和發揚黨的保密工作傳統和優良工作作風,鞏固黨的執政地位,維護國家安全和利益,更好地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斗。